1. <object id="zfgnh"></object>

    1. <big id="zfgnh"><s id="zfgnh"></s></big><object id="zfgnh"></object>

      您當前的位置: 網(wǎng)站首頁(yè)  >  旅游研究  >  精彩觀(guān)點(diǎn)

      論通往詩(shī)意棲居的旅游

      來(lái)源:易境旅游 西藏易境旅游景觀(guān)規劃設計有限公司  日期:2016-11-10 14:18:04


      論通往詩(shī)意棲居的旅游

      第一旅游網(wǎng):www.toptour.cn         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16-05-25


      從居住形式上看,游牧和定居是人類(lèi)生存史上的兩種主要居住方式,也代表了移動(dòng)和靜止連續譜的兩端。人類(lèi)居住歷史的總體趨勢是由游牧狀態(tài)向定居狀態(tài)的轉變。人類(lèi)居住形式的變化,表現為人類(lèi)對理想家園的找尋過(guò)程,這個(gè)理想家園就是海德格爾所說(shuō)的“詩(shī)意的棲居”。游牧和定居這兩種居住形式,建構了人類(lèi)生存方式中“動(dòng)”與“靜”的內在張力。然而,不同時(shí)代的人們對詩(shī)意棲居的理想家園的期待是不一樣的。

      一、旅游中家的主題

        一般認為,遷徙、旅行和旅游是旅游生成和發(fā)展的三個(gè)階段。無(wú)論時(shí)代如何發(fā)展,家總是人們生活的中心。但是,不同歷史時(shí)期,生活境遇的不同,使得人們對于家的認識和理解出現差異性。如果承認人具有謀求更好生存的本性和人類(lèi)歷史總是趨向于更好的生存的現實(shí),那么辯證地來(lái)看,在遷徙、旅行和旅游三個(gè)階段,對于家的理解就可以概括為:無(wú)家可歸、有家難歸和有家不歸。

      人類(lèi)的遷徙時(shí)代是一個(gè)全民皆“動(dòng)”的時(shí)代,每個(gè)人都行進(jìn)在尋找理想家園的旅途之中,該時(shí)代的人們事實(shí)上集體處于“無(wú)家可歸”的狀態(tài)。遷徙時(shí)代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能夠活下去,為了能夠找到一個(gè)適宜種族繁衍的理想家園,人們不得不漂泊流浪、四海為家。隨著(zhù)畜牧和種植技術(shù)的發(fā)展,人類(lèi)進(jìn)化到農耕時(shí)代,實(shí)現了游牧向定居、食物拾取者向食物生產(chǎn)者的轉變,這對于人的生存和人類(lèi)文明的積累具有重大意義。由于社會(huì )分工的原因,盡管大多數人不用再常年四處奔波,但還是需要很大一部分人仍然以“游牧”的方式生存,不過(guò)不是逐草而居,而是四處貿易、外出征戰保衛家園。和游牧不同,這部分外出的人客觀(guān)上都有一個(gè)定居于某處的家。盡管他們也想回家,但是為了這個(gè)家能過(guò)得更好,只能自覺(jué)自愿地外出進(jìn)行“商務(wù)”旅行。人們常說(shuō)商業(yè)開(kāi)創(chuàng )了旅行的先河,前工業(yè)化社會(huì )所形成的絲綢之路和茶馬古道都是拜商業(yè)旅行所賜。語(yǔ)言學(xué)研究認為旅行帶有一絲苦難的色彩,究其原因就是“有家難回”游子情節造成的——無(wú)論游子身處何方,都心系家園,盼望重返故土與家人團圓。

      由托馬斯·庫克所開(kāi)創(chuàng )的旅游時(shí)代是人們對工業(yè)文明“好(愛(ài))惡(恨)交織”的產(chǎn)物——既“愛(ài)”工業(yè)文明所帶來(lái)的物質(zhì)豐富和生活極大便利,又“恨”工業(yè)文明所導致的生存環(huán)境惡化和生活意義的虛無(wú)。誠如20世紀90年代的一首流行歌曲所唱的那樣“我想有個(gè)家,一個(gè)不需要華麗的地方,在我疲倦的時(shí)候,我會(huì )想到它……可是就有人沒(méi)有它……雖然你有家什么也不缺,為何看不見(jiàn)你露出笑臉。永遠都說(shuō)沒(méi)有愛(ài),整天不回家,相同的年紀,不同的心靈,讓我擁有一個(gè)家?!睍r(shí)至今日,這首歌依然能夠激起現代人的很多共鳴。

        我們認為工業(yè)文明時(shí)代的旅游熱的背后,更多地表現出一種對于現實(shí)中的“家”的逃

      離和對理想中的“家”的找尋。這個(gè)時(shí)代的旅游,既不同于遷徙時(shí)代的“無(wú)家可歸”、也不同于旅行時(shí)代的“有家難歸”,而是一種自覺(jué)自愿的“有家不歸”。人類(lèi)謀求更好的生存的本性,推動(dòng)著(zhù)人們實(shí)現了由遷徙向定居的轉變,住進(jìn)了親手打造的美好家園,卻又油然而生一種類(lèi)似于遷徙時(shí)代的家園在何處的困惑,這就是海德格爾所說(shuō)的“棲居困境”——棲居之為棲居始終發(fā)生為、綻出為“重新尋求棲居的本質(zhì)”或“重新學(xué)會(huì )棲居”。

        二、旅游的非謀生性與審美

        如果說(shuō)遷徙和旅行是人們?yōu)榱恕吧妗焙汀吧娴煤谩钡摹爸\生性”的離家外出,那么,旅游則是“生存”和“生存得好”的“謀生性”需要得以滿(mǎn)足后,出于謀求“生存得更好”的“非謀生性”的離家外出。謀生狀態(tài)下的人們對非謀生狀態(tài)的旅游的欲望,其實(shí)質(zhì)是對于自由生存的欲望——畢竟旅游狀態(tài)相對于遷徙和旅行更少功利性和目的性。

        當人徜徉于非功利性的旅游審美狀態(tài)中時(shí),人就和自由直接合一了。正是由于旅游的非謀生性和審美自由性的特征,使正在為如何更好生存而發(fā)愁的現代人發(fā)現了旅游這個(gè)最具詩(shī)意棲居特征的生存方式。撇開(kāi)非功利性的審美特征,旅游這種生存方式和日常生活幾乎沒(méi)有差別——被稱(chēng)為旅游六要素的“吃、住、行、游、購、娛”幾乎包括日常生活和日常休閑中的一切活動(dòng)。然而,旅游畢竟又是一種不同于日常生活的美好生存體驗——旅游生活源于日常生活又高于日常生活,去旅游就如同去欣賞藝術(shù)品一樣。

        海德格爾認為思的時(shí)代,哲學(xué)和藝術(shù)為伍,藝術(shù)開(kāi)啟了一個(gè)世界,真理在這個(gè)世界中自行顯現。具有審美本性的旅游,本身就具有藝術(shù)的特征,因此旅游也開(kāi)啟出一個(gè)世界。在旅游所開(kāi)啟的這個(gè)自由的世界中,人們掙脫了功利性和對象式的思維,感受到了“我”與世界的和諧統一、自由圓滿(mǎn)和處處散發(fā)的美的光輝。因此,在這個(gè)過(guò)于功利化和對象化的現代社會(huì )中,旅游成為謀求更好生存的人們的一種普遍的

        欲求,也就在情理之中了。

      三、旅游的自由本質(zhì)與超越性

        旅游本質(zhì)上就是自由,生成于對詩(shī)意棲居的不懈追求,并成為量度不同時(shí)代自由的尺度。從古至今,旅游的發(fā)展和進(jìn)步都體現了那個(gè)時(shí)代的自由的進(jìn)步,而這種自由首先是建基于對不自由的超越。

        無(wú)論是旅行對以生存為唯一目的的遷徙的超越,還是少數人游樂(lè )性旅游對更具工具價(jià)值的旅行的超越、大多數人游樂(lè )性旅游的現代大眾旅游對于少數人游樂(lè )性旅游的近代旅游的超越,都是建立在一種對外在束縛的超越之上——對以金錢(qián)為代表的物質(zhì)生活條件、以閑暇為代表的精神生活條件、以技術(shù)和交通為代表的目的達成手段等的超越。在現代社會(huì )里,這種外在的超越達到了無(wú)以復加的地步,無(wú)論是人類(lèi)整體還是人類(lèi)個(gè)體在財富、閑暇和克服空間的自由方面都達到了有史以來(lái)的最高水平。但是這些超越外在束縛式的自由,不過(guò)是海德格爾所說(shuō)的“沉淪的日常逗留”——要么是主觀(guān)上的“隨心所欲”的自由,要么是客觀(guān)上的“掌握客體”的自由,那種真正的“由己”的自由卻“蔽而不顯”了。

        按照鮑德里亞《消費社會(huì )》的觀(guān)點(diǎn),現代社會(huì )里的那種“隨心所欲”的自由不過(guò)是“一

      切皆可消費”、有需求就有市場(chǎng)的消費自由,“掌握客體”的自由不過(guò)是沒(méi)有解決不了的問(wèn)題,只是時(shí)間早晚的問(wèn)題,技術(shù)可以解決一切的工具理性自由。在這種流俗的自由觀(guān)的支配下,人類(lèi)“勞績(jì)”于市場(chǎng)之中,按照市場(chǎng)交換價(jià)值規律,自由地去追逐“私人財富”。在這場(chǎng)追逐和占有之中,世界萬(wàn)物都成了“資源”和“可欲之物”:于是只要圈起一座山林、圍起一片海灘、建起一圈圍墻,就是一個(gè)景區,而那些原來(lái)自在的山林草木、陽(yáng)光沙灘、潔凈空氣,都成了具有交換價(jià)值的消費之物。人們?yōu)榱艘环N作為消費的消費,去拼命工作,以賺取更多“閑暇”以便更好地像喝掉一瓶水那樣消費掉它,以此來(lái)證明我們是自由的。

        四、旅游的自由與不自由

        在現代社會(huì ),大眾旅游作為一種祛除了外在空間束縛的旅游形式,藉由現代性,將自由地去旅游的權利賦予人們,但是卻又吊詭地將旅游內在的自由精神抽空了:人們盡管可以自由地去旅游了,但在“麥當勞化”的旅游過(guò)程中卻又感受不到旅游的自由。但人類(lèi)從來(lái)都不會(huì )滿(mǎn)足于任何一種現成化、不自由的生活狀態(tài),謀求更好生存的人類(lèi)本性會(huì )推動(dòng)著(zhù)人類(lèi)進(jìn)行“打破——重建——再打破”的現成與非現成、不自由與自由的交替變化。當人們被沉重的現實(shí)壓迫時(shí),也只能無(wú)可奈何地混世,但是現實(shí)一旦賦予謀求更好生存的人之本性以可乘之隙,人們首先要掀翻的就是迫使他們成為現成化的東西,并以一種若恍若惚的方式去追求那非現成化的自由、意義和真實(shí),并將由此而成就人的自由本性。

        張揚自由精神的旅游,就是人類(lèi)在不同時(shí)期的體制縫隙之下,人之本性對于自由的“可乘之隙”,真正的旅游就是對一切“正迫使他現成地生活和思想的東西”的超越。作為終有一死的人的自由總是現世的、有限的,一方面我們需要現代技術(shù)進(jìn)一步解除旅游的外在束縛,使人更加自由地去旅游,另一方面我們更需要哲學(xué)之思進(jìn)一步為這個(gè)世界去蔽,終結各種非詩(shī)意的思想,使人們能通過(guò)旅游領(lǐng)悟到生存的自由。這兩個(gè)“進(jìn)一步”分別對應于人類(lèi)的工具理性和價(jià)值理性,對立統一、相反相成。這就注定了旅游只能是人們通往詩(shī)意棲居途中的事實(shí)——旅游只能作為一種值得期待的、極具詩(shī)意的“在路上”的旅游。

        五、旅游化的人生

        現代人一次又一次地帶著(zhù)夢(mèng)想去旅游,心中始終憧憬著(zhù)一個(gè)理想的家。從人的本性的角度來(lái)看,作為謀求更好生存的人,在任何時(shí)候都渴望有個(gè)家,但問(wèn)題是家在何方呢?對于這個(gè)問(wèn)題的回答,誠如圣·奧古斯汀對“時(shí)間是什么”的解答:“時(shí)間是什么?如果沒(méi)人問(wèn)我,我心里明白,如果有人問(wèn)我,我卻無(wú)法回答?!?/span>

        如果說(shuō)旅游是自由的尺度、是美的象征,指向人的詩(shī)意棲居,那么人生就恰似一次找尋詩(shī)意棲居的旅游,而一次具體的旅游似乎又是對人生的一種濃縮。在這個(gè)意義上,我們可以說(shuō):人生大旅游,旅游小人生——人生是旅游的大舞臺,讓旅游這幕劇顯得格外絢爛多姿、精彩奪目;旅游是人生的一面鏡子,折射出生命的自強不息和人生的豐富多彩。

      “充滿(mǎn)勞績(jì)”的人們?yōu)榱嗽?shī)意的棲居而去旅游,但真正的詩(shī)意棲居只存在于不斷去找尋和重新學(xué)會(huì )“詩(shī)意棲居”的過(guò)程中。在人類(lèi)旅游發(fā)展史中,每一種留下時(shí)代印記的旅游形式都是人們通過(guò)旅游去找尋詩(shī)意棲居的途中所留下的一個(gè)個(gè)路標,這些路標指引著(zhù)人們去重新學(xué)會(huì )“詩(shī)意的棲居”。這個(gè)找尋和重新學(xué)會(huì )的過(guò)程固然辛勞,然而正是這些“在路上”的“人詩(shī)意地,棲居在這片大地上”。

      (作者單位:湖北文理學(xué)院休閑與旅游服務(wù)管理研究所)

       


      網(wǎng)站首頁(yè)  |   關(guān)于我們  |   專(zhuān)家團隊  |   新聞資訊  |   典型案例  |   旅游研究  |   招納賢士

      【一】中國.西藏.拉薩市城關(guān)區曲米路74號宏盛一期宏績(jì)大廈三樓    電話(huà):86-891-6373773  6372800  郵箱:cdyjyh2003@163.com

      【二】中國.成都.高新區盛安街133號匯錦廣場(chǎng)6棟A座1301        電話(huà):86—28—87792530  87792531  郵箱:cdyjyh2003@163.com  網(wǎng)站建設三以網(wǎng)絡(luò )




      易達集團

      易合

      易途旅游
      ×
      亚洲国产精品久久久久秋霞66,秋霞免费一级毛片,91丨九色丨对白,成年人看的免费视频